交文友,学写作,就到作文批改网! | 收藏本站专版专栏 |RSS订阅     欢迎,朋友 | 免费注册会员登录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会员中心
批改符号说明:

绿底为优美黄底为瑕疵红底为错字(括号里边为间批)中间横线为删除上标符号添加字文下隔行写点评,点评内容用红字,红双线‖”处段另起(分段).

 

木偶戏
发布时间:2023-06-03 17:32:33 作者:春欣瑶  发布者:3877 浏览次数:805  类别:中文作文   优秀指数:★★★
[初中三年级] 香港 >> 荃湾区


秋高气爽,和暖清朗,鸟鸣花香。

咫尺之外,街灯暗淡,已是寅时。

或许是浮想联翩,而夜不能寐,彻夜未眠。于是漫步于街头巷尾之中,一路只有寥寥几人,对街也只有冰冷的铁闸。阳光落在身上,却带有些少凉意,不知是清晨的冷风,还是我的冷漠?

又转了一个街角,微微暖光照著红砖,地上宛如鲜血般灿烂,不断重复的景色让人兴味索然,仰首凝视鳞次栉比的高楼,只感到了深深的孤独与迷茫。

再次穿过一条昏暗的小巷,看到的却是一条人人都穿着朴素古装的陌生古街。

头顶通红的灯笼感到了喜庆,开满桂花的树在正中间,树下挂着几个没解开的灯谜,似乎正是中秋佳节。向左望去,卖糖画和卖风筝、灯笼的铺子堆滿了小孩,而对面是一个被红布隔着的大盒子,许多老人坐着等待开幕,记忆中应该是木偶戏;向右望去,许许多多的酒楼、食馆,热闹非凡。

我走到一旁,听到那几个少女的对话“….那宅子里的美人,怎么看着都是个个漂亮,都不像真人。”“是呀,是呀,倒像是二爷那些木娃娃呢。心里渐渐好奇了起来。

向好几个人搭话,但这些人都没看到、听到一样。我向四周望去,那些人不见了,只剩下滿地的尘埃,我走在这条废弃古街,到处都张贴着一个報道,白色的灯笼高高挂起,刚才热闹的古街似乎只是错觉,让人不安。

跟着石板砖走到了一个废弃大宅,牌匾上似乎是艺琴三院。推开佈满灰尘的大门,门后竟是一个身穿华丽无比古装的女人,她就是一个木偶一样生硬地向前走。我缓慢地退后想离开这诡异的地方,那女人却突然转过来看着我。

唢呐响,红纱窗,点蜡烛,入洞房。少女心心念念地长大,却被裹住了那份纯真。

她们一个个被裹上了小脚,有的逃脱出国,有的只能默默接受着这一切。我就是后者,小时候耳朵被穿红线,大一点时被娘亲裹上了小脚,十五六岁就成了妻。从裹小脚那一刻,我已经成为了真正的傀儡。即使我穿上了心心念念的红色嫁衣,身上的丝线也并未消失,操纵我的人更多了。

今日夫君娶了个妾。镜子里,头上戴着滿滿当当头饰的少女笑了笑,小小的样貌画着与年龄不符的妆容,糜艳的在黑暗中腐朽。

身穿红色嫁衣,红布蓋头的妾从花轿走下,与我当时一样,天真烂漫地期待自由。我听到了妻的声音既然抢走我的夫君,那就不要想着自由。

再次看到那个妾,她一脸忧怨,手里的红绳牵着一个与她几乎一样的木偶,她手上也绑着细绳,而少女背后有着一个衣着华丽的少女冷漠地看着她。绳子的那端是妾,宛如木偶戏上的木偶,妻是操控木偶的人,即便木偶不情不愿,却也无可奈何。

这个细绳如此坚韧,不论我怎么逃也逃不掉,从出生那一刻就注定了吧,或许我会如同门前人人践踏的野草度过一生。而我抬头一看,女主人身后也有丝线,原来也是木偶,脸上不禁露出笑意,像是不屑又像是自嘲。

她们都是这个宅子里的木偶,一颦一笑似有预谋,只道谁是谁的提线木偶,一牵一引,一瞥一笑,好不美矣,却尽是荒谬。

我看着天上的风筝,可笑的是,风筝想要高飞,却被细线牵着。我想要自由,却被更多的细线牵着,像只木偶一样,被困于书画和女人要像花般美的礼数中,慢慢地失去灵性,但即便这样,也没关系。在身穿婚服的妾背后,衣裳头饰华丽的妻笑着,不知是嘲笑世人还是嘲笑自己。

春风吹过耳旁,依稀听见她又或是她的声音,似哭似笑一代又一代,互相伤害,逃不出封建礼教与父权。

华丽衣裳的妻看着那枯枝上吱吱喳喳 的鸟儿,伸手想要触碰。我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少女的嫉妒,嫉妒它可以在空中飞翔,无忧无虑。有一种荒诞而华丽的囚禁感油然而生,她就是金丝雀,站在高山上妄想飞翔,终究是飞不出这如同金织牢笼的大宅。

又一转,只见少女身形娇小却穿着身阔朗的大红衣裳,一步一动,端的是娇俏可人、明媚艳丽,端的是大家风采、礼仪规矩。那身衣裳红的明艳红得刺眼,好似一朵正盛的牡丹飘落人间,可仔细看去,哪有什么女子牡丹,不过是后宅中一场牵丝偶戏。她在这大宅中起舞,即使火焰烧到眼前也没有影响少女艳丽的舞姿,直到红颜舞成枯骨。

这深院大宅吃了两个人,但又何止是两个人呢?

我还是站在那栋大宅,那位衣裳头饰华丽的少女也仍然看着我。她的容颜美得像一朵花,被夺去所有魂魄,只剩一具好看的皮囊。

想起少女之间的谈话,人们盛赞这花美艳无双,可我分明闻到空气中有什么在腐烂发臭,而少女脚下砖头猩红一片,我异想天开,还以为她流了血。

红布蓋上,戏毕,却意犹未尽。

不知是谁唱起:地也昏沉沉,天也空荡荡。乾坤靠着一根线,这边系着伦理,那边缠着纲常。血肉喂进的草包肚,反过来骂她是蛇蝎肠,关上门,外面的人看不见这里的荒唐,看不见这里的荒唐。

红布掀开,新一场木偶戏已然开幕,这次的木偶又是谁?

这是一场持续了几千年的木偶戏,其名为封建社会。

Attachment.png

教师点评:
  • 批改教师:白白 ( 浙江省 >> 温州市 >> 鹿城区 >> 江滨街道 )
    批改时间:2023/7/25 16:23:25
    点评指数:★★★
    点评内容:

    秋高气爽,和暖清朗,鸟鸣花香。

    咫尺之外,街灯暗淡,已是寅时。

    或许是浮想联翩,而夜不能寐,彻夜未眠。于是漫步于街头巷尾之中,一路只有寥寥几人,对街也只有冰冷的铁闸。阳光落在身上,却带有些少凉意,不知是清晨的冷风,还是我的冷漠?

    又转了一个街角,微微暖光照著红砖,地上宛如鲜血般灿烂,不断重复的景色让人兴味索然,仰首凝视鳞次栉比的高楼,只感到了深深的孤独与迷茫。

    再次穿过一条昏暗的小巷,看到的却是一条人人都穿着朴素古装的陌生古街。

    头顶通红的灯笼感到了喜庆,开满桂花的树在正中间,树下挂着几个没解开的灯谜,似乎正是中秋佳节。向左望去,卖糖画和卖风筝、灯笼的铺子堆滿了小孩,而对面是一个被红布隔着的大盒子,许多老人坐着等待开幕,记忆中应该是木偶戏;向右望去,许许多多的酒楼、食馆,热闹非凡。

    我走到一旁,听到那几个少女的对话“….那宅子里的美人,怎么看着都是个个漂亮,都不像真人。”“是呀,是呀,倒像是二爷那些木娃娃呢。心里渐渐好奇了起来。

    向好几个人搭话,但这些人都没看到、听到一样。我向四周望去,那些人不见了,只剩下滿地的尘埃,我走在这条废弃古街,到处都张贴着一个報道,白色的灯笼高高挂起,刚才热闹的古街似乎只是错觉,让人不安。

    跟着石板砖走到了一个废弃大宅,牌匾上似乎是艺琴三院。推开佈满灰尘的大门,门后竟是一个身穿华丽无比古装的女人,她就是一个木偶一样生硬地向前走。我缓慢地退后想离开这诡异的地方,那女人却突然转过来看着我。

    唢呐响,红纱窗,点蜡烛,入洞房。少女心心念念地长大,却被裹住了那份纯真。

    她们一个个被裹上了小脚,有的逃脱出国,有的只能默默接受着这一切。我就是后者,小时候耳朵被穿红线,大一点时被娘亲裹上了小脚,十五六岁就成了妻。从裹小脚那一刻,我已经成为了真正的傀儡。即使我穿上了心心念念的红色嫁衣,身上的丝线也并未消失,操纵我的人更多了。

    今日夫君娶了个妾。镜子里,头上戴着滿滿当当头饰的少女笑了笑,小小的样貌画着与年龄不符的妆容,糜艳的在黑暗中腐朽。

    身穿红色嫁衣,红布蓋头的妾从花轿走下,与我当时一样,天真烂漫地期待自由。我听到了妻的声音既然抢走我的夫君,那就不要想着自由。

    再次看到那个妾,她一脸忧怨,手里的红绳牵着一个与她几乎一样的木偶,她手上也绑着细绳,而少女背后有着一个衣着华丽的少女冷漠地看着她。绳子的那端是妾,宛如木偶戏上的木偶,妻是操控木偶的人,即便木偶不情不愿,却也无可奈何。

    这个细绳如此坚韧,不论我怎么逃也逃不掉,从出生那一刻就注定了吧,或许我会如同门前人人践踏的野草度过一生。而我抬头一看,女主人身后也有丝线,原来也是木偶,脸上不禁露出笑意,像是不屑又像是自嘲。

    她们都是这个宅子里的木偶,一颦一笑似有预谋,只道谁是谁的提线木偶,一牵一引,一瞥一笑,好不美矣,却尽是荒谬。

    我看着天上的风筝,可笑的是,风筝想要高飞,却被细线牵着。我想要自由,却被更多的细线牵着,像只木偶一样,被困于书画和女人要像花般美的礼数中,慢慢地失去灵性,但即便这样,也没关系。在身穿婚服的妾背后,衣裳头饰华丽的妻笑着,不知是嘲笑世人还是嘲笑自己。

    春风吹过耳旁,依稀听见她又或是她的声音,似哭似笑一代又一代,互相伤害,逃不出封建礼教与父权。

    华丽衣裳的妻看着那枯枝上吱吱喳喳 的鸟儿,伸手想要触碰。我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少女的嫉妒,嫉妒它可以在空中飞翔,无忧无虑。有一种荒诞而华丽的囚禁感油然而生,她就是金丝雀,站在高山上妄想飞翔,终究是飞不出这如同金织牢笼的大宅。

    又一转,只见少女身形娇小却穿着身阔朗的大红衣裳,一步一动,端的是娇俏可人、明媚艳丽,端的是大家风采、礼仪规矩。那身衣裳红的明艳红得刺眼,好似一朵正盛的牡丹飘落人间,可仔细看去,哪有什么女子牡丹,不过是后宅中一场牵丝偶戏。她在这大宅中起舞,即使火焰烧到眼前也没有影响少女艳丽的舞姿,直到红颜舞成枯骨。

    这深院大宅吃了两个人,但又何止是两个人呢?

    我还是站在那栋大宅,那位衣裳头饰华丽的少女也仍然看着我。她的容颜美得像一朵花,被夺去所有魂魄,只剩一具好看的皮囊。

    想起少女之间的谈话,人们盛赞这花美艳无双,可我分明闻到空气中有什么在腐烂发臭,而少女脚下砖头猩红一片,我异想天开,还以为她流了血。

    红布蓋上,戏毕,却意犹未尽。

    不知是谁唱起:地也昏沉沉,天也空荡荡。乾坤靠着一根线,这边系着伦理,那边缠着纲常。血肉喂进的草包肚,反过来骂她是蛇蝎肠,关上门,外面的人看不见这里的荒唐,看不见这里的荒唐。

    红布掀开,新一场木偶戏已然开幕,这次的木偶又是谁?

    这是一场持续了几千年的木偶戏,其名为封建社会。

    Attachment.png

李之怡 共164篇 推荐7 优秀5
姜恩泽 共108篇 推荐22 优秀10
刘鼎轩 共98篇 推荐36 优秀24
马维霞 共80篇 推荐0 优秀1
陈永娟 共64篇 推荐15 优秀9
江秋 共63篇 推荐2 优秀2
陈乐乐 共60篇 推荐3 优秀0
胡豆儿 共59篇 推荐9 优秀7
房云玲 共57篇 推荐47 优秀5
董千里 共55篇 推荐30 优秀22
友情链接:百度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政府网   凤凰网   央视网  卫星地图  大师邦
关于本站 | 合作加盟 | 积分计划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声明 | 问题解答
作文批改网 www.duzhenfang.com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罗庄区 电话:13864984078.
备案编号:鲁ICP备12014725号-1,设计制作:作文批改网
191.406毫秒